股票配资头条
首页  >  股票配资

配资公司网站:从数据看越南制造对中国的威胁到底有多大?

作者:股票配资头条  来源:www.fufuma.com  阅读:94

过去十年,越南的出口一直非常强劲。

在WTO官网上,我们很容易找到越南的出口数据,从2010年的722.37亿美元飙升至2019年的2642.73亿美元,增长265.8%。

中国出口数据也在WTO官网查询,从2010年的1.57775万亿美元增长到2019年的2.49946万亿美元,增长58.4%,明显不如越南。

中国出口与越南出口之比从2010年的21.8倍下降到2019年的9.46倍,而越南在2019年每10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截至2019年4月1日,越南总人口达到9620.898万人,中国人口是越南的14.55倍。

看2019年出口增速,越南增长8.44%,中国仅增长0.5%。

也就是说不仅越南的人均出口金额已经超过了我们,并且增速还比我们快。

中国一些低端甚至中端制造业确实在向越南转移。

三家公司有代表性。

首先是台湾宝成实业,是全球最大的运动休闲鞋厂。据其2019年财报显示,其营收高达3131.566亿新台币。人民币近728.3亿元(按新台币:人民币4.3: 1的汇率计算),在其财务报告中描述如下:

“公司主要从事鞋类制造,为耐克、阿迪达斯、Asics、New Balance、添柏岚、萨洛蒙、彪马等国际品牌代工/ODM,以运动鞋为主,有收入。简而言之,耐克、阿迪等国外运动鞋近几年都是以越南制造为主。

这家公司在中国大陆最大的新闻是2014年东莞豫园鞋厂工人罢工。员工人数已达数万人(媒体报道不一,有的说3万人,花旗报道涉及4万人)。原因是公司没有足额缴纳社保。事件发生后,公司补缴社保,每月增加津贴人民币230元。同时还为员工新发放的工资全额缴纳社保。

在公司2014年的财务报告中,提到一年内支出增加超过1.3亿美元:

1。高布鞋厂等工厂员工福利增加合计9000万美元,截至2015年3月31日,已支付5460万美元。(2015年财务报告进一步确认,截至2015年12月31日累计支付7553万美元)

2。高步鞋厂等工厂调整员工福利和月生活津贴,合并后公司从2014年5月至2014年12月分别增加支出约3100万美元和4600万美元。

我们看宝成之前的财务报告,可以看到宝成在中国大陆的制造比例在下降。

2011年财务报告写道:

“2011年底,集团在中国、印尼、越南、中国等地区有255条生产线、134条生产线、140条生产线、1条生产线、8条生产线,共计538条生产线,”,也就是说2011年底中国大陆的鞋业生产线占到了47.4%是这样写的:

“2012年底,集团有204“从生产线的数量来看,很明显,中国大陆的生产线比例在一年内下降到了39%。

2013年和2014年的财务报告没有披露生产线和产量分布数据。

在2015年的财报中,中国、越南和印度尼西亚分别占总产量的25%、42%和32%,其他地区包括美国、墨西哥、柬埔寨、孟加拉国和缅甸约占1%。

10-59000

到2016年,中国、越南和印度尼西亚分别占公司总产量的20%、44%和34%,其他地区包括柬埔寨、孟加拉国和缅甸占2%。

2017年,越南、印度尼西亚和中国分别占公司总产量的45%、36%和17%,其他地区包括柬埔寨、孟加拉国和缅甸占2%。

2018年,越南、印尼和中国分别占总产量的46%、37%和14%,其他地区包括柬埔寨、孟加拉国和缅甸占3%。

也就是到2015年,在中国大陆的生产比例下降到了25%到了2019

“越南、印尼、中国占公司2019年总产量的44%、39%和13%,其他地区包括柬埔寨、孟加拉、缅甸占4%。2020年,越南

2018年12月三星关闭天津手机制造厂,惠州手机制造厂于2019年9月30日停止运营,年,中国大陆的生产比例已经下降到了13%

。据分析师估计,2017年惠州三星也占到三星全球手机产能的17%。

同时三星在越南和印度投入巨资。

三星于2008年在越南北宁省建立第一家智能手机厂(公司简称SEV,三星电子越南;SEV),并于2013年在该国的太原省建立了另一家智能手机厂(简称SEVT、三星电子越南-泰阮;SEVT).

下图是《河内时报》根据三星2019年财报制作的。

2019年三星在越南的四大子公司总营收达到658亿美元,比上年的671亿美元略有下降。

可以看到,SEV和SEVT两大手机厂的营收分别达到192亿美元和282亿美元。此外,三星显示,三星显示器越南(SDV)的收入为143亿美元。

还有一家三星电子胡志明(sehc),营收42亿美元。查了一下三星财务报告,这个主要是做电视机的。

目前,三星手机在越南的产能约占全球的50%。三星手机第二大制造地是印度,第三是韩国,约占产能的10%,还有一家巴西工厂。

从而彻底的结束了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制造。作为对比,下图是三星手机2011

第三个标志性企业是苹果

苹果是全球电子行业的顶级品牌,代表最高的技术要求。

这里有两款标志性产品,Airpods和iphone。

苹果的Airpods主要由鸿海旗下的中国大陆立讯精密、歌尔股份、英业达、宏准等厂商生产。

立讯精密是最大的供应商,公司也为苹果的OEM Airpods实现了收益。飙升,立讯精密实现2019年收入625.2亿元,归母净利润47.1亿元,同比增长73%。

歌尔股份,Airpods第二大OEM供应商,也受益匪浅。随着Airpods的出货,其Goer智能原声机2019年的营收同比飙升117.58%,占总营收的42.17%,取代精密元器件,成为Goer的主要营收和核心驱动力。2019年,全公司实现营收351.4亿元,同比增长47.99%,净利润12.8亿元,同比增长47.58%。

立讯精密和歌尔股份也是中国最活跃的两家在越南建厂的电子公司,

而这其实更是苹果的战略安排,因为两家公司最大的客户都是苹果。以Goer为例,2019年来自苹果的比例高达40.65%,而立讯精密的比例高达55.43%。

2019年,苹果开始在越南测试Airpods生产,立讯精密和戈尔的越南工厂参与其中。

根据《日经经济评论》的报道,苹果在2020年第一季度就开始在越南生产Airpods,第一季度大概生产了300-400万台,已经相当大了,因为2019年Airpods的总销量接近6000万台,预计今年会超过9000万台。

可以认为越南已经占到了Airpods OEM份额的15%以上。

立讯精密官网,三年前有个新闻。2017年12月4日,苹果CEO库克拜访了立讯精密公司,该公司成为2017年上半年苹果airpods的OEM供应商。

年的产能分布,中国当时还占了51%

",而现在已经变成零了,非常明显的,中国的产能转移到了越南和印度,三星在韩国的产能比例无太大变化。"

库克说当时没问题。虽然苹果在2017年第一次开始在印度生产iphone SE,但直到今年,iphone在印度的生产比例也很低。根据对位的数据,

2020年印度制造的iphone在Q1的产量只能满足印度市场的需求,

而且还出口了40万台,2019年在印度的销量只有不到200万台。相比苹果手机年销量2亿左右,加上今年印度疫情严重,预计2020年印度制造的iPhone占比不到2%。

虽然进展缓慢,但总的来说,iPhone生产在in中所占的比例

就Airpods而言,2020年在越南首次开始量产,比例很快超过15%,最终比例会高于现在,说明越南的铸造技术已经日趋成熟。他们不仅可以大规模制造三星手机和电视,还可以开始大规模制造苹果产品。

苹果目前还没有安排在越南生产iphone,主要还是在中国生产。

李勋于2020年7月收购了台湾的代工威斯顿在mainland China的工厂。

7月17日立讯精密宣布立讯精密及其控股股东李勋有限公司拟以33亿现金收购江苏威斯顿昆山伟信100%股权,其中立讯精密本次收购出资6亿元。交易完成后,立讯精密将成为苹果在mainland China的第一家OEM,苹果支持立讯精密在中国大陆启动iphone OEM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

另外,据专注于苹果新闻报道的Apple insider称,2020年8月,苹果一直在评估立讯精密的越南工厂的条件是否符合制造iphone的标准,虽然认为尚未达标,

但根据2020年6月23日发布的立讯精密增资公告,

宣布全资子公司立讯精密(越南)增资,立讯精密(云众)和立讯精密(易安)有限公司,增资额分别不超过8400万美元、3亿美元和7000万美元。 这三家公司都是李勋在越南的子公司,这4.54亿美元是为了满足上述越南子公司的厂房建设

Display立讯精密也在越南扩大厂房建设和产能建设。虽然现在越南的iphone生产还没有实现,但只要苹果有意愿,那只是时间问题。

Apple iphone主要代工供应商富士康在越南生产iphone的计划,媒体尚未披露,但逻辑上,一旦苹果愿意在越南生产iphone,不可能只安排立讯精密,也不会给最大供应商富士康下订单。

那么富士康的信息是什么?

2020年8月12日,鸿海董事长刘洋伟表示,

鸿海正在逐步扩大中国以外的产能,将更多生产转移到东南亚等地区,以避免对出口到美国的中国产品征收更高的关税。据刘养伟说,当被问及一个关键的问题,对于电子产业链向印度、东南亚等低成本区域转移的现象怎么看时,库克表示,苹果目前并不会这样做。我们不会这样做,我们的产品制造要求是有深厚的工程技术能力,灵活的供应链管理,过硬的质量水平,我们不会为了成本就转移。10-5900中国大陆是生产10-59000。未来这个比例还会上升。

外国媒体彭博(Bloomberg News)在报道新闻时用了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iphone厂商说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时代已经结束”。其实这不是刘洋伟的原话,这让富士康不得不做出声明澄清。

以上三个典型标志性公司的好例子以及越南出口在过去十年的快速发展,

我们可以开始分析,我们如何看待越南对中国的挑战?

我想说几点,要综合总结。

iPhone、戴尔台式机和任天堂游戏机等电子产品的主要基地,鸿海全球其他地区产能的占比目前为30%.

代工厂本身只有经过品牌方审核才具备代工资格,未经品牌方同意,他们不会转让产能。特别是像苹果这样的品牌厂商,在供应链中有很强的话语权,所以对于中国来说,就是掌握了下游品牌,可以大大增强OEM转移过程中的领先力量。

品牌不仅可以在供应链上有话语权,还可以有高端发展的需求,这反过来又会促进制造能力的提高。机器对精度和质量控制的限制比人类高,这将促进工厂制造的无人化和智能化发展,这将进一步削弱国外第三世界国家相对于中国的低劳动力成本优势。

以宝成实业为例。他们的财务报告非常喜欢使用世界鞋类年鉴的数据。然后我们从这个数据可以看出,耐克、阿迪等运动鞋现在的基地都在越南。

显然耐克、阿迪等品牌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但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已经完全失去了鞋类制造的地位?不是。

根据世界鞋类年鉴的数据,

,高于去年6月的25%第一点,以代工制造为典型的低端产业转移是大势所趋,但是中国是可以有所作为的。从以上代工制造转移的例子可以看出,代工制造转移的主导方,是下游的强势品牌(耐克,阿迪,三星,苹果),而不是代工厂本身,品牌厂家的态度决定了工厂是否要迁移2012

与中国本土鞋类品牌的发展有关。设计、品牌和智能制造能力的提高提高了中国鞋类制造的利润。

电子产品向Vietn的转移

世界六大手机品牌(苹果、华为、三星、小米、OPPO、VIVO)中,只有三星主要在越南生产,其他五家不安排在越南生产智能手机。

也就是说,越南电子产品出口的大幅增长,很大程度上是三星的意志使然。

年中国占全球鞋类制造的60.5%

,而到了2018

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可穿戴产品等其他领域也是如此。我们必须扩大中国品牌制造商的全球份额,以便我们能够在选择铸造厂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比如目前国内各大电子品牌如华为、OPPO、VIVO、联想、小米等都在国内建立了自己的工厂。以联想为例,联想武汉工厂去年实现出口近45亿美元,占湖北出口总额的12.3%,联想目前正在深圳建新厂。

年仍然占到55.8%以及国产品牌向高端的发展,让企业获得了更多的利润,也催生了对制造能力更高的要求,掌握了代工组装制造转移的话语权。

,虽然六年下降了大约5个百分点,仍然是全球最大的鞋类制造国(第二到第四分别为印度,越南,印尼),中国的比重仍然超过了全球其他国家的总和。那么中国国产手机品牌的份额提升,打压三星的市场份额,也就相当于打压了越南电子产品制造的份额。也就是说,就智能手机产业而言,现在的对外的工厂转移主要还是看苹果的动向。

掌握了品牌对中国的最大意义,是获取了将供应链工厂留在中国本土的决定权和能力。

苹果将部分产能转移到中国境外已经是大势所趋,但是立讯精密和010-1111。同时,我们也可以通过在海外建厂来分享从铸造厂到海外的转移。

例如

11

开启中国干部在越南和印度工作的时代。

以立讯精密为例。下图是云南民族大学2020年5月新生招聘网站的招聘信息,招聘不同专业的50名毕业生到越南工厂工作,试用期工资11000人民币,提供免费餐饮,安排干部宿舍每3个月有7次带薪探亲,报销路费。

事实上,李勋驻越干部和工程师比这个数字还多。

同时,中国制造的高品质相比越南和印度,也能减缓苹果向外迁移的速度和规模。

这从印度三年生产iphone就可以看出来,只能占全球总量不到2%。

从富士康越南工厂至今未能通过iphone生产审核也可以看出,苹果有意支持立讯精密作为iphone的OEM,从中国大陆制造开始。

月19

日雷军就宣布将把在北京亦庄的首个小米自有工厂的产能从一期的年产百万台,提升到二期的年产千万台。

我希望中国大陆的电子元件和半导体产业能迅速发展,取代台湾厂商。

和立讯精密一样,是全球十大连接器厂商,起步于电子元器件厂商。

电子产品包括触摸屏、麦克风、扬声器、连接器、散热材料、PCB和FPC、显示面板、金属框架、玻璃盖板、无源元件、振动电机、摄像模块、光学镜头,当然还有现在国内正在制造的芯片。这些关键的电子元件构成了电子产品。

组装代工厂的利润在产品的产业链价值中所占的比重很低,组装加工无论从进口价值还是出口价值来说都是很有吸引力的,但是实际获得的利润很低。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写道,只有鸿海在台湾五大代工厂的净利润率在2%以上,其他四家(和硕、康柏、广达、威斯顿)的利润率都在2%以下。代工厂最大的意义就是帮助形成产业链集群,解决低端就业。

中国官方统计对外贸易时,肯定会强调一般贸易比重上升,装配加工贸易比重下降。原因很简单。同样的出口量,一般贸易的收益肯定高于大进口大出口的装配贸易。

从以上的领域,比如品牌、制造自动化、本土代工开发、上游零部件、芯片,我们都有很多工作要做,都有很大的优势。

这里我强调的结论是,这些低端领域中的一部分将从鞋类制造转移到电子产品组装和OEM,这是必然趋势。毕竟中国的人工成本越来越高。

下图来自《对位》。2016年至2019年,中国智能手机全球产量从75%下降到68%,近三年下降了7个百分点,主要向印度(小米、OPPO、VIVO、三星)和越南(三星)转移。印度主要是利用其巨大的市场优势,迫使外资工厂在印度设厂,否则会征收高额关税,所以中国和韩国的外资工厂就不得不在印度设厂投资,才能获得印度市场。

越南主要是因为在电子代工领域竞争力的不断提升。

未来随着印度国内市场的不断扩大,印度也在扩大出口市场,苹果也在向越南转移代工生产能力,所以印度和越南的代工生产份额还会继续扩大。

对于中国来说,要承认和接受一些低端产能会被转出的事实。

同时也要意识到这种转移是可控的,我们有空间。

同时我们可以通过第二点:发展中国的代工大厂,在转移出去的产能中分一杯羹恢复部分价值。

越南本身也是一个很大的潜在市场,越南市场的发展也会带来对中国制造产品需求的增加。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越南对智能手机的需求在不断上升,智能手机市场是苹果、三星、小米、OPPO、VIVO、华为,中国手机品牌也会从越南市场的发展中受益。

我们可以看看越南的进口值。

由于越南经济发展,进口额从2010年的848.39亿美元增长到2019年的2539.03亿美元。

据中国海关统计,2017年越南近三年从中国进口709.94亿美元,增长16.2%;2018年839亿美元,增长17.2%;2019年978.69亿美元,增长16.7%。

今年1-9月,越南从中国的进口按美元计算也增长了12.3%

由于越南的出口需要从中国进口大量的机械、设备、半成品和原材料,中国目前是越南最大的进口来源,而韩国是越南第二大进口来源。

有朋友说,越南目前从事电子产品的代工和组装。虽然其在整个产业链中的价值较低,只能赚取组装费,但越南可以逐步向上游零部件和下游品牌扩张。比如中国那年从组装开始。是的,越南当然可以替代国产零部件,打造自己的电子品牌来提高出口的真实价值,但这需要技术进步来实现,价值的提高会体现在经济总量的增长率上。

扩大本土代工厂(立讯精密,歌尔股份,闻泰,龙旗,华勤,比亚迪等)的全球份额,在本土替代台系代工厂,以及在越南和印度替代台企代工厂第三:加强对上游电子零部件企业的扶持,着眼于提升产业链的价值从越南市场的发展受益的2019从这么大的体积差距来看,据说越南制造业会取代中国制造业。

查询世界银行数据库。2019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为3.896万亿美元,越南仅为431.72亿美元。

中国比越南高90倍。越南虽然擅长出口增长数据,但实际上越南目前在产业链中的价值极低。

即使我们给越南一个更好的预期,我们认为其未来制造业增加值将跻身世界前十,而根据2019年全球制造业增加值排名,如果越南排到第十,意味着其制造业增加值将超过俄罗斯、墨西哥、土耳其、印度尼西亚、加拿大、台湾、西班牙、巴西、泰国……

这个预期够高吗?即使是世界第十,按照2019年全球制造业增加值,到那时越南也不到中国的十分之一。

而且,如果观察一下越南过去十年的长期经济增长率,我们发现,与东亚的台、港、韩、日、中国大陆的高速发展时期相比,增长率低了几个百分点。下图来自国泰君安的报道。

红色是越南GDP的增长线。从2001年到2019年,基本没有突破8%的线,大部分时间都在7%

以下,其中2010年到2019年,实际经济增长率平均在6%到7%之间,这是东亚高速时期10%以上的两位数增长无法比拟的。

下图是韩国和台湾的历史经济增长率,最高速度甚至接近15%。

下图是中国历史经济增长率。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

我觉得这是东亚和东南亚的差距。越南工人加班不像东亚人那么容易,越南政府的效率也没有东亚政府高。也可以从基础设施建设来对比。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写道,越南的南北高速铁路是从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开始规划的。

2010年被国会否决,越南交通部2019年总结计划。从2019年春天开始,政府内部正式展开讨论,实际上计划到2032年开通绕都市区的线路,2050年开通全线,建设半个世纪的高速铁路。

我们应该乐于看到越南的发展,实现东亚和东南亚的共同繁荣。

中国的产业比越南高,拥有一些下游的全球品牌和品牌拥有的工厂,大陆代工厂的份额也在扩大。我们在最上面,越南在最下面。其实低端向越南转移是比较可控的。另外,如果我说一些政治上不正确的话,东南亚人和东亚人的勤奋程度是有区别的。我们的对手越南的制造量相对较小。

而且,我们也可以从产业转移中获得收益。例如,大陆工厂取代了台湾工厂在越南的份额,为中国企业向海外派遣员工创造了机会。越南消费市场的扩大带来了中国进口的大幅增加。越南最大的进口来源国是中国,近年来经历了两位数的增长。

中国真正的挑战来自中高端的向上突破。在这架飞机上,我们的竞争对手都是比较大的,美国、德国、日本、韩国、中国台湾都比越南大很多。而且可控性更低,因为我们在产业层级中处于更低的层次。美国通过控制台湾的TSMC对华为的制裁,对中国的影响很大,这让我们感到不舒服,不得不集中精力解决关键的技术问题。

这些竞争对手拥有强大的品牌、行业和技术,我们获得技术转移的难度越来越大。我们自下而上的进攻更加困难。

年越南经济体量只有中国的2%

多点,差不多是台湾的一半,经济总量十年后能赶上台湾就不错了,这个体量怎么可能跟中国比呢?我们一年增长6



上一篇:汉邦高科发行价:证监会出手立案了,特朗普集团被调查,8万股民踩雷!
下一篇:敬业福身份证:市场情绪处于混沌期。短线资金的战场还是在主板。

热门推荐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或由网友自行发布,我们对此不负任何责任,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 2021 股票配资头条 版权所有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