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头条
首页  >  股票配资

贵烟好彩:巴菲特红杉均重仓的医药行业:上千亿资本入场,慢钱却减少

作者:股票配资头条  来源:www.fufuma.com  阅读:83

来源:21财经

2020年11月17日,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公司宣布2020年第三季度的仓位。除了一如既往的重仓科技股,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巴菲特第一次大规模开仓医药股:在新持有的6只股票中,医药股占据4个仓位,分别是辉瑞(371.2万股)、默克(2240.3万股)、百时美施贵宝(2997.1万股)和艾博维(2126.4万股)

显然,在巴菲特“扩大”的股票池中,医药正成为他押注的重点领域。在2020年美国《制药经理人》发布的权威榜单全球50强制药公司中,上述四家公司分别排名第三、第四、第五、第八。以2019年的营业收入计算,四家公司平均年销售额高达394亿美元,可见巴菲特对医药股沉重压力的强大。

在一级市场,医疗卫生行业也在经历着一场密集的爆发,尤其是行业的龙头机构开始进入收获期。典型代表是红杉资本中国。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红杉中国在医疗卫生领域仅获得近10宗IPO案例。

显然,无论是一级市场的前期布局,还是二级市场的大举进入,都可以看出资本力量对医药行业的坚定看好。

但是,行业政策的收紧,市场环境的巨大变化,不确定因素的突然袭击,都使得在实行医药投资的道路上,不得不面对许多现实的挑战。不同的路径模型都指向一个共同的命题,就是为被投资企业创造价值,为LP创造丰厚回报。但是,在同样的目标下,真正耐心持久的“慢钱”越来越少。

上千亿资本狂欢:有人欢喜有人忧

资本热钱不断涌入,退出渠道逐渐增多,迅速推高企业估值.2020年,尽管疫情影响,生物医学领域和整个生命健康领域的投融资不会减少。

一方面投资机构担心错过优质项目。所以一旦优质项目流出市场,所有投资机构都会尽快完成对接,“抢”字成了行业常态。

这种情况下,一些严谨细致的投资机构可能会想尽办法保证质量,在投资决策甚至Pre-DD之前以更快的速度完成各种面试,然后发布TS,而一些比较激进的风格往往开始争速度,抢先进入成为第一原则。目标的质量是否足够优秀,或者估值水平是否足够合理,往往成为第二甚至第三个需要考虑的因素。

正因为如此,投入项目中比较浮躁的情绪开始蠢蠢欲动。

“最近我们在一些项目上遇到了一些问题。公司认为符合上市条件,明年有可能上市,所以估值比以前高很多。”近日,一位资深投资者在一次行业会议上表示,一级市场二级估值已经成为行业内非常普遍的现象。因为撤销注册制等优惠政策,企业方看到了更快IPO的可能。融资所需的价格也开始上涨。“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问题。”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项目都能充分享受到医药资本市场快速爆发带来的机遇。事实证明,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中,一旦出现不利信号,并不是所有企业都能有机会和资本走到最后。

比如最近,一个早在半年前协商好的固定增加计划突然宣布终止,让骨科追踪的龙头公司凯利泰瞬间陷入热议。

根据之前公布的固定收益计划,凯利泰本应分别向淡马锡富顿投资和高淳资本两家知名投资机构发行3750万股和2100万股,每股价格为18.73元。如果交易完成,凯利泰将通过固定收益获得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现金,而淡马锡福顿投资和高淳资本将作为战略投资者进入凯利泰,作为股东在上市公司行使权力。

然而凯利泰年11月20日发布通知

就在固定收益增加终止公告的四天后,国医局一份名为《关于开展高值医用耗材第二批集中采购数据快速采集与价格监测的通知》的红头文件在朋友圈传阅,文件于2020年11月20日签署。

对于凯利泰,不知道这次定调资的终止是否真的如其公告所说“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实质性影响。”毕竟凯利泰在当时签署引进战略投资者的相关协议时,已经非常明确的说明了在淡马锡福顿投资和高淳资本的帮助下,将会布局哪些资源。

一、二级市场都有机会

凯利泰的固定收益计划终于告一段落,但是里面的两个重点投资机构并没有停止在医疗卫生领域的投资。

高淳资本将一如既往的专注于自己比较熟悉的二级市场。在宣布终止计划的当天,港股主动脉覆膜支架龙头股仙剑科技股价大涨24.58%,并在随后两天继续上涨,三天累计涨幅接近35%。24日,仙剑科技发布新闻报道称:“据悉,高淳资本和德福资本近日通过市场大宗交易,收购了交易当日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仙剑科技全部股权。交易完成后,高淳资本和德富资本分别持有仙剑科技6.06%和6.00%的股份,成为仙剑科技的重要战略合作伙伴。”

而淡马锡将注意力转向了一级市场。18日,位于中国的全球生物技术公司德胜基制药宣布成功完成2亿美元的A系列融资。除了淡马锡,还有一些业内知名的投资机构,如于波资本、经纬中国、红杉中国、药明康德创投基金等。

虽然公司的名字在业内有点陌生,但德胜基医药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知建在业内是出了名的。他曾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礼来公司、葛兰素史克公司、强生公司、阿斯利康公司和许多跨国公司等顶级研究机构担任高级全球管理职位。他的最后一个职位是阿斯利康全球药物开发高级副总裁兼中国新药开发部总裁。

资本市场就是这样。好像错过了一个目标,但总会有下一个。甚至有媒体测算,2020年前三季度,一级市场医疗企业融资总额近200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是一级市场的融资额。算上二级市场的各种仓位,医疗投资市场的规模显然是巨大的。

做有耐心的资本

010-59000

其实回顾医药卫生行业成功的投资案例,说到底都是投资者真正能陪伴企业一路成长升级的投资案例。

红杉资本中国是一个坚持长期投资、伴随企业成长的典型代表。2020年,一家名为新产业生物的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市值很快攀升至600亿。这时才发现,红杉资本早在十年前就作为第一大机构股东进入,并继续持有。据业内估计,红杉在这种情况下的回报超过了100亿元人民币。由

祁鸣风险投资公司投资的李赣制药公司也是一个例子。2010年,祁鸣风险投资首次在李赣投资,这是其在生物医药领域的首次投资。在持有十年后,它在李赣制药一直呆到2020年,成为其最大的机构投资者。

所以在很多情况下,坚持“长期主义”与投资回报并不冲突。能长期坚持下去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根据市场公开信息的不完全统计,可以发现,截至2020年9月,退货的情况并不多



上一篇:特斯拉股票:700亿疫苗股被指贱卖资产,机构怒怼,下周将大跌?
下一篇:强龙网:中央再次定调楼市,时刻绷紧调控这根弦,释放什么信号?

热门推荐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或由网友自行发布,我们对此不负任何责任,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 2021 股票配资头条 版权所有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