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头条
首页  >  股票配资

道恩股份:马云消失198天,从内地到香港,首富圈大地震

作者:股票配资头条  来源:www.fufuma.com  阅读:53

今天,杭州西湖畔的一所大学被历史正式“除名”。

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聚光灯,只有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工人拿着烧焊工具,抹掉了镌刻在巨石上面的“湖畔大学”四个大金字。

“阿里巴巴要做102年的企业,湖畔大学要办300年……”,几年前马云这句豪言壮语言犹在耳,而今天,中国近年来最负盛名的商学院名字就这样在一片气焊声中消失了。

最得意的时候,湖畔大学的江湖传说都是“CEO云集”、“录取比例最低的商学院”、“指定保荐人”,俨然中国企业家的黄埔军校。

仿佛谁得到“马云亲自授课”,谁就能踩中时代的脉搏挺入中国最顶级的上流圈子。

那个时候,有好多生意人以“马云门徒”为傲,首期学员孙宇晨就打着这个旗号,狂蹭了好一波流量。

今日在“除名风波”中,湖畔大学只低调回应,创立之初就是民办非单位,不属于学历教育序列,为了避免给大家造成误解,现更名为“浙江湖畔创业研学中心”,简称“湖畔创研中心”。

据悉,今年湖畔大学已暂停了招生。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风云变幻,不过短短半年时间。

曾经前呼后拥的商业教父,自去年10月末的上海外滩风云之后,就沉寂了整整191天。

直到今年5月10日,才首次现身线下“阿里日”活动。

而在他消失的近半年里,发端于国家金融中心上海的这一场风波持续向外扩散,笼罩在互联网帝国头上,震动人心。

蚂蚁上市一夜中断,阿里收到182亿的天价罚单。

美团被查。

腾讯中招。

拼多多摊上事了。

顶级商会“泰山会”解散。

风云激荡20年后,中国的互联网行业迎来首场大地震。余波持续,看不到终点。

互联网巨头们真的要醒一醒、看一看当下的气候了。

没人敢抹去互联网巨头们的时代印记。

正是因为20年前屠龙少年们敢于打破旧秩序、推动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崛起,才诞生了全球市值前十的互联网巨头,才有了今天中国在数字经济领跑者的地位,这是相互成就的。

但是,当上上下下都在呼唤“脱虚向实”、“振兴实体”时,这些以往总是冲在时代潮头的巨头,却没能踩准时代的步点。

时代,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五月四日青年节这一天,在腾讯公关总监被网友扬言挂路灯的时候,对岸的香港发生了97回归以来最大的商界变故。

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显示,宁德时代董事局主席曾毓群身家达 345 亿美元,超越李嘉诚成为香港首富。

自香港经济豪门化后,传统财阀从未被局外人颠覆过,曾毓群创造了历史。

新旧势力的更迭,像是一个充满了象征意义的预言:今天这个时代,谁押注中国、谁沉下心来搞制造业,谁就能获得丰厚的馈赠。

宁德时代于2011年创立,相比李嘉诚的长和系以及马云的阿里帝国,简直是初出茅庐的后辈。但短短十年时间,它就超过了诸多央企,A股市值排名全国第13名,逼近万亿。

江湖大名“电池茅”。

这个奇迹告诉我们两个道理。

第一,互联网和房地产已经不是唯一的造富神器了,实体经济也可以。

第二,想要快速成为新贵,就必须成为站在马斯克背后的男人。

曾毓群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十年前的一个选择,竟然让他押中了这个时代的最大风口。

除了产业自身的朝阳属性之外,新能源汽车还有更深层次的意义,就是对于消解美元霸权的作用。

过去在“市场换技术”中,高铁模式无比成功,汽车模式则灰头土脸,成为民族产业当中最痛的伤疤。中国之所以疯狂补贴新能源汽车,出台层出不穷的产业政策来引导,并不单单是想要抓住一个新赛道那么简单。

我们以2018年为例。当年中国汽车保有量2.4亿辆,一年要吃掉超40%的石油消费,也就是2.6亿吨,占比中国进口原油4.62亿吨的56%。

如果电动车能够全部替代掉传统燃油车,我们理论上可以省掉一半的进口,对外依存度从70%下滑到50%,提高内循环的底气。

这只是第一步。

自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之后,美国就构建起了美元—石油体系,跟欧佩克做石油交易,必须以美元结算,而非欧佩克成员并没有这个强制性规定。

所以,在剩下的2亿吨进口中,我们拿人民币到俄罗斯、巴西等非欧佩克成员购买一亿多吨,就能满足国内的大部分需求了(2020年,两国出口中国石油1.25亿吨),从而摆脱了对于中东石油的依赖。

此外,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工业经济体,才有如此庞大的石油进口量。好些国家一旦迎来电动车时代,可能都不需要进口了,其自产石油量就能撑起本国工业体系。到那时候,“美元-石油”的体系就会逐步走向没落。

很多人都没有留意到电动车的这一个革命性意义。

当然了,美元—石油交易的减小,并不代表美元就不再是国际上硬通货了。只要美国的军事实力、科技实力还是全球第一,美元就永远都会是最值钱的国际化货币。

但不可否认,电动车对于传统燃油车的完全颠覆,一定会加速美元霸权的消解。

在这样一个历史性进程中,宁德时代、蔚来、华为等产业链上的角色,都是加速传统国际政治秩序重新洗牌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曾毓群踩中了国运的脉搏,不管有意还是无意,自然会受到这个时代给予的最大反馈。相比马云和李嘉诚,曾毓群押注的是技术含量最难、也是风险性最高的制造业。

李嘉诚有北京深处的关系,早在78年之前就跟霍英东、胡应湘来到内地,他长袖善舞,广结良缘,不管房地产还是公有事业自然游刃有余。

马云有二选一的“优势”,而互联网又是不完全开放的领域,FACEBOOK、谷歌等虎视眈眈也搞不了事情。

曾毓群所处的行业比他们难多了。在这个真刀实枪、你死我活的红海中,一有松懈就要被松下、LG、三星干掉。

这种冒险,这种对制造业的押注,反而让他登顶了东方明珠的宝座。

李超人虽然从轻工业起家成为塑料花大王,但后续他所开辟的商业帝国缺乏制造业的“基因”,浸淫于房地产、零售、公用事业等没有科技含量的产业。这一点,可能就是今天李家败局的伏笔。

自2013年起,李氏家族抛掷内地和香港,将资产转移到欧洲。一开始外界还觉得他老眼昏花,因为大陆楼市很快就迎来一轮疯狂,一二线翻倍,三四线棚改,深圳上海等地的房价宇宙第一。

但很快,我们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不赚最后一块铜板”。

短短几年时间,房住不炒就将楼市踢出黄金时代,房地产开发商全面退出中国前十大富豪。不得不说,李超人的嗅觉确实非常敏锐。

不过,李嘉诚套现出来的天量资金,并没有投入中国内地最渴望突破的领域:芯片、人工智能,医药健康……

反而延续了在香港的传统做法,持续加仓欧洲的基础设施,电网、水务、电信等半垄断行业。这些公共事业跟内地房地产一样,需要跟政治打交道。但只要你拿到门票,回报率就非常稳定。

截止2018年底,长和在欧洲的资产总和高达6736.9亿港元,占总资产比重达到了54.67%,在内地及香港资产占比则仅剩一成。

为什么李氏家族这么热衷于半垄断性行业?

表面看是李嘉诚老了,下一辈是守成一代。但最核心的原因,恐怕还是李氏王朝自始至终就缺乏制造业的基因。全集团上下,没有一个人痴迷于技术。

作为老牌的资本主义经济体,英国有完善的法律保障,有各种确定性,但欧美相对中国来说是走下坡路的,代表一种守旧产业。

所以,英国能给与李超人稳定的回报,但不能像中国这个高速增长的经济体一样,给与一个近乎无限的市场。

反观押注内地制造业的曾毓群,宁德时代搭上了一辆高速奔跑、极具想象空间的汽车。

虽然现在盖房子的、做家电的、卖手机的都来造车了,搞得新能源汽车好像很廉价,谁都能上。但其实,这种一拥而上恰恰反映出了当前各行业大佬的焦虑:

新能源汽车的未来,一定是一台架在车轮上的电脑。传统燃油车最核心的部分是发动机,这个零部件的水平直接代表了品牌的价值和档次。布加迪威龙为什么一台能卖几千万,因为人家是全世界最快的顶级跑车啊,一踩油门就能飙到400多公里/小时,比高铁还要快。

中国就不行了。一台燃油车有几万个零部件,材料学等基础学科落后,使得我们在硬件集合比别人落后,造不出稳定性超高的高档品牌。

但新能源汽车不一样,它比拼的其实不是“速度”,而是智能化。它最核心的部件不是发动机,甚至不是电池组,而是各种各样的软件。等到自动驾驶运用后就更不得了,汽车会解放双手占用消费者大量时间,是万物万联的核心平台。失去这个入口,一切传统行业都将失去意义。所以华为、小米、恒大们才会疯狂抢滩。

而且,新能源汽车跟房地产、互联网有很大的不同,就是房地产、互联网干来干去也是在国内市场里转,而新能源汽车做好了,是全球六十亿人的市场。

香港首富圈的更迭背后,是一个急速变迁的时代,一个重新洗牌的东西方世界。

我在昨天的文章《人类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迁徙》中提到,一直跟踪中国首富变动的胡润,有一个很敏锐的观察:

十几年前,中国大教育行业的首富是俞敏洪。当时英语能力被认为是全球化时代的人才核心竞争力。

五年前,学而思的张邦鑫取而代之。学而思就是满足中国家长让孩子进国内好学校的需求。

两年前,中公教育的李永新又超越所有人,成为首富。因为帮人找到铁饭碗的公务员培训又成了最热的赛道。

教育行业首富的不停轮换,恰好反映了中国经济变迁的逻辑。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所有人都渴望接轨国际,因为凡是能够与英语世界搭上关系,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在2008年后的三轮大放水下,我们堆出了全宇宙市值最高的房子,也把全社会的财富焦虑推向了顶峰,家长只能拼命鸡娃,把孩子送入高价辅导班,希望下一代能突破阶层固化。

而最近两年,中国的地缘政治形势推倒重来,我们时隔几十年后,又重新面临了一个极具张力和摩擦力的假想敌。国家力量能进一步彰显。我们从“资本”的时代滑向了“国家”的时代。

这一届年轻人也开始厌恶资本的力量,很多人希望能够进入体制,站在权力的大树下,避免被上流社会摁在地上摩擦。他们掏出大把钞票,把中公教育的李永新送上了最富有的顶峰。

几个月前,在年轻人云集的B站上,马云从“马爸爸”已经变成了“吸血鬼”,弹幕上满满都是“打倒资本家”、“你工人爷爷来了”。

3月份有一封《致阿里》的内部信流传开来,一位离职的员工直呼阿里是“没长大的巨婴”,一直在贩卖焦虑。

“后浪”们攻占留言区的画风开始突变。

年轻人们纷纷拿起了《毛选》,地铁上、公交上经常可见手捧毛选的年轻人。该部作品近5年来销量逐年增长,在清华大学图书馆的借阅排行榜上更是排名第一。

当下的主要矛盾,似乎已变成了这一届首富的高高在上与这一届青年的前途迷茫之间的巨大落差。

湖畔大学的改名,香港首富的换人,会是这个时代的转折点吗?

来源:旺角黄汉城



上一篇:多晶硅概念股:16亿存货跌价!宁德时代还能撑起万亿市值?
下一篇:南方避险增值:浙商证券:4月汽车销量符合预期,新能源高增长(附股)

热门推荐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或由网友自行发布,我们对此不负任何责任,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 2021 股票配资头条 版权所有

广告合作